今天,我在德令哈

发布时间:2021-3-9 14:19:57 点击次数:
字号: [ ] [ ] [ ]
打印本页
【责任编辑:胡建卿】

鸮鹄

 

 1988年6月27日,诗人海子在诗作《日记》中,写到“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次年海子用自己的方式告别了这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世界。2020年元旦夜深,突然想起德令哈之行来。

2019年9月18日,因为走访正在青海省从事青海省大柴旦镇独龙沟金及多金属矿普查工作的江西省地矿局物化探勘查队员,我们下午1时,从西宁乘火车,历经5个小时到达海西州德令哈市时己将近下午6点。随行的物化探队地勘院院长田立明博士建议在德令哈住宿,第二天再赶往大柴旦马海工作区。因为从德令哈前往马海还有300公里,夜间行车、租车都是问题,也好,休整一下,明天去看看在工作区的5名物化探勘查技术人员。

19日大早,博士租好车,出发前往大柴旦,路上当地司机芦师傅和田博士是老相识,常年跟随勘查人员进出不同的勘查区域。整个9月青海的雨水特别丰富,刚上德小高速车窗外又开始下起让人烦厌的雪雨,淅淅沥沥。开始德小高速的两边还站着两排怡人眼的白杨,走着走着,路的两边已经只有矮矮的叫不出名的小草丛了。

也许是气候的原因吧,天空灰蒙蒙的,云层很底。远处还能看见沙柳,说来奇怪,这样的天气,视线还是不错的。

右边的山丛寂静无语,默默地陪着我们,偶尔可以看见一两座白帐篷。不知道啥时候右边寂静的山丛己经戴上了白帽子,山顶开始积雪了。

路上车辆极少,因为限速,到达大柴旦还有200公里2小时路程。车过大煤沟,总算看见蓝天白云和灰云了。海拔也下到了3406米。经过4小时的跋涉,总算到了马海。

在往前就没有柏油路了。车子在沙石路上颠簸,起起伏伏,20公里的山路,己经头晕脑痛了。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居然有个火车站,叫马海站。勘查人员就在这里安营扎寨。

项目负责人朱文晖是个精干的小个子,带领4名技术人员已经在独龙沟工作了4个月了。《大柴旦独龙沟金及多金属矿普查项目》是江西省地矿局物化探队在青海省进行的矿产普查项目。2019年6月—12月期间,他们完成25.11平方公里1:10000地质测量修测,12公里1:5000化探土壤剖面,424.74方探槽,500米钻探。已经编录完成全部槽探、钻探,采集各类样品1547件。可喜的是,新发现断裂构造4条(F6、F7、F8、F9),新发现铜矿化点4处。圈定Ag异常5处,Au异常2处,Mo异常1处,水系沉积物综合异常区6条剖面,圈定Au、As、Sb组合异常3处。经过钻探新发现金矿化11处,金矿体1处,锌矿体3处。

20日,结束到大柴旦独龙沟勘查项目的采访,随田博士乘火车返回西宁。在火车上,极目远眺,远山静卧的白雪,远处悠闲的羊群,蓝天上洁白的云流,令人爽心悦目。车窗外,出现一口叫不出名的湖泊,湖的边沿也是白花花的,该是盐湖吧?同车的一个10来岁的男孩一直低着头玩着手机,我的手机信号己经回到2G了。不知道那男孩玩的游戏卡不卡。

德令哈,这个海西州的州府城市,了解不多,芦师傅说这里人口少,位于青海省西北部,在地貌单元上分属祁连山地和柴达木盆地。只知道建政于1988年,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3天的行程,3天的见闻,还没来得及消化,就要返程,突然间,想起昨日途经马海时偶遇的骆驼群来,牠们排着齐整的队列,训练有素般让我们的车驶过。我拿起手机赶紧拍下了牠们的靓景,牠们的吃苦与耐劳习惯了高原,我们的勘查技术人员用自己的方式探寻深埋地下的矿产,应该也是这样吧。


【返回顶部】【打印本页】【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