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 文学创作
60年前,下龙矿区的杉皮小屋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5-23 10:11:51  

60年前,下龙矿区的杉皮小屋

郭平君

光阴似箭,韶华荏苒。当初风华正茂的青年现如今都已是古稀之人了。建局六十周年之际,当初野外地质队生活场景仍时不时地叩击闲暇时的思绪……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群山环绕森林茂密的赣南下龙矿区,有一块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开阔地。山谷右侧便是227地质大队的驻地。在那里队里用杉皮盖了几十间小屋,里面有住宅、食堂、卫生所、俱乐部……

远远望去这杉皮小屋像个大四合院,这四合院周围环境优美,一排排郁郁葱葱的树木仿佛就是四合院的藩篱,院外环绕的一条小溪,流着清澈的山泉,我们的生活用水就靠这日夜不停的潺潺溪水,你用双手捧上清泉喝上一口你会感觉到清凉甘甜,沁人心脾,如琼浆玉液,这一切都充满着仙境般的诗意。

临来工地时,听说地质队员们住的是杉皮小屋,在我想象中,杉皮小屋一定是低矮、潮湿、阴暗像工棚。然而我住进杉皮小屋时,倒也觉得宽敞,舒适像一个温暖的家。在山上背着地质包,拿着罗盘、地质锤在野外辛勤劳动后回到小屋,泡上一杯清茶,看看报纸,听听那个收音机,抱上小孩和爱人聊聊天,顿时感到十分温馨。星期六晚上还可到工会俱乐部阅览杂志,跳跳交谊舞,也会忘却白天的疲劳,增添不少喜悦和快乐。我们三百多名地质队员就在这其貌不扬的杉皮小屋里工作、生活、繁衍生息,走过一个又一个酷暑和寒冬。

春雨连绵的季节,杉皮小屋抵挡不住滂沱大雨,外面下大雨,屋内也会飘着毛毛细雨,精明的同伴会拿破旧的报纸或图纸贴在杉皮连接的缝隙处,然后一起高唱“喀秋莎”。

深秋,刺骨凛冽的寒风迫使山区的人们早早穿上了冬装。每年春节前后,大山里都要下几场大雪。透亮的冰凌倒挂屋檐,输电线冻成了大拇指般的冰棍,重重的压在电线上,树木也压得弯下了腰,喘着粗气。杉皮小屋也被这厚厚的积雪压吱吱作响。半夜里寒气逼人令人感到惶恐不安,毛骨悚然。我特别害怕小屋会被大风刮飞或被大雪压塌。遇到这样风雪天,我蜷缩在被子里不敢露脑袋。这时春夏时节的仙境感早已被恐惧所替代,我们就是这样一年一年熬过来了。

留不住的时光,总是流逝得那么快。我和伙伴们不知不觉已在杉皮小屋住了四年多。

我们要离开矿区,就要离开生活了多年的杉皮小屋了。在离别之际,战友们结伴再去走一回山间小路,再绕四合院走一圈,留下一串串难忘的脚步。心中荡起的甜蜜已经冲淡了曾有的恐惧。再见了陪伴我多年的杉皮小屋!我用手抚摸着杉皮小屋,脸贴着墙上久久不愿离去。当汽车缓缓起动时,几乎所有人都在凝望着远去的杉皮小屋。

一甲子,弹指挥间,往事历历。现在我们野外地质大队也和城里人一样住进了高楼,家家安居乐业,人人喜笑颜开。当我想起曾经为我遮风挡雨,别具南国风情的杉皮小屋,至今还充满着暖意。当年的杉皮小屋安在否……



上一条:有 这 么 一 群 人

下一条:我与物化探的故事:绝境营救,在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