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 文学创作
我与物化探的故事:绝境营救,在深夜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5-25 14:20:53  

            绝境营救,在深夜

                ——我和江西地矿的故事

 

这个野外找矿的故事已过去十六年了,有些场景还常在梦中萦绕,难以忘却!

2003年初夏,我带领一个项目组在宁都县青塘镇一带开展地质找矿工作。当时,非典正闹得凶,进村有民兵站岗,见我们是外地人,看完单位介绍信后,就带我们去村卫生所测体温,费了一番周折后,我们才安定下来。红土地的人民警惕性向来高!

那天多云,清晨有点凉。队员吃过早饭,项目组6人带上民工,分成三个采样小组,6:30就出发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海拔七百多米的石炭系石英砂岩分布区,地形陡峭,荆棘丛生。

经过紧张的工作,我和另一小组均在15:00前就完成了各自任务,回到驻地,开始整理样品和资料。

没多久,跟老张老赖一组的民工小宋提前回来了。他说,山上全是悬崖峭壁,他脚受了伤,半路上他瘸着腿就回来了!

19点左右,天下起雨来。我很替老张和老赖俩着急。直到晚饭后,天完全黑下来了,他俩还没有回来,我急得不行,是不是迷路或出事了,否则早该回来了!不行,情况危急!我决定派人上山找人。我把情况告知了孙屋村村委会,请求他们帮助。

孙支书五十来岁,穿着像个普通农民。他得知情况后很重视,二话没说就去找人。没过多久,孙支书带来了5个人,有村长、民兵连长、会计和一名护林员,还开来一辆农用车!

2040,我们十几人分成两个搜寻小组,从不同方向上山寻找。随身带上电筒、干粮、衣服、绳索、砍刀和铜锣等物品出发了。

2110左右,我和孙支书一组沿峡谷往上找,边敲锣边呼喊。来到一处煤矿附近,一位矿工告诉我们,傍晚时分好像听见山上有人呼喊,他指了个方向。大家兴奋起来,不停用手电光向着大山照射叫喊:老张……,老赖……。由于天黑雨大,呼喊声被雨声淹没。又过了好一阵,才听见微弱的求救声,声音来自前方黑黝黝的半山腰。

我们循声往上爬,地形越来越陡峭,声音飘忽不定。护林员老王真是可以,一点一点往上开路,一路披荆斩棘,遇到湿滑绝壁,硬是砍掉树枝搭出一条攀山路径,一个拉一个往上攀登。大家不知跌倒多少次,却没有人退缩!直到凌晨115才到达队员遇险处。

我打手电光照过去,只见老张和老赖紧紧抱在一起,藏于石峰间,浑身湿透,身子像筛糠一样,脸色苍白,嘴唇发黑,人处于半昏迷状态,很是危险!!

我们艰难靠近石峰,老赖伸手抱着我,哆嗦着说:马…马…马工啊!你…你们要是不来,我俩…真要…冻死啦!哇……!

男人的哭声也像小孩似的,哽咽得厉害,我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是啊,大山里寒气逼人,身处绝境,又逢刮大风下暴雨,一般人经受不起!看见他们身体无大恙,我的心总算踏实了!

这时,大家也累坏了,简单吃了一些干粮和水,休息一阵子,身子有些发冷。孙支书宣布,立即下山!

大家原路返回。俗话说“上山累下山险”真的不假!每走一步,身往前倾,两腿发软,踩着树梯,拽着绳索,连滚带遛,护送着受伤队员,终于到达山脚;再淌过一条小河,来到小路上!此时5:15分,每人衣衫不整,伤痕累累!当我们回到驻地,天已亮,倒头便睡。

第二天下午,我去看望孙支书,他还在发高烧。我坚持要买新衣新鞋给大家补偿,孙支书硬是不肯:“村干部都是自愿的!你们来这,吃这份苦,还不是为了我们嘛!你们遇到困难,我们应该鼎力帮助!就像老百姓拥护当年的红军,死都不怕!只是希望你们能找到矿藏,尽快改变当地的贫穷面貌啊!”

听到孙支书朴实而感人的话语,我深感责任重大,一定要加倍工作,努力找矿,不辜负当地干部群众的殷切期望!为了表达我由衷的谢意,当晚我写了一份感谢信张贴在村委会,并引起青塘镇政府的高度关注!

这个真实的故事,虽然已过去十六年了,有些场景还常在梦中萦绕,难以忘却!我们的队员表现出爱岗敬业、不怕艰苦、团结协作的优良品质,应该继承发扬;更值得称赞的是,老区干部群众的品德和觉悟:淳朴善良、坚忍不拔、听党指挥、救死扶伤、无私奉献的精神,很值得后人学习和颂杨!

(地环院 马厚明)



上一条:60年前,下龙矿区的杉皮小屋

下一条:故乡春雨